市場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市場新聞
銀行20年內或將消失 誰會是下一個中國銀行業老大?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4-07-24 來源:投資界

  銀行業的三大基本業務正麵臨巨大挑戰,傳統意義上的銀行“消失”的時間可能不需要二十年。

  可以預見的是,三百年中都沒有發生重大變化的銀行業,很可能在未來的十年到二十年內出現以下四個重大變化:一、無網點化。二、消費支付的移動化。三、金融服務的垂直化。四、金融信息的個人化。

  當今世界,所有的傳統行業都岌岌可危。你若問我,麵臨衝擊最大的行業有哪些,我覺得銀行應該算一個。

  2013年,埃森哲(全球知名的管理谘詢公司和技術服務供應商。編者注)在一份報告中預測,到2020年的美國,傳統銀行將失去35%的份額,四分之一的銀行將消失。今年年初,《失控》的作者凱文·凱利在一次演講中談及,“二十年內,傳統意義上的銀行會消失。”而在我看來,“消失”的時間可能不需要二十年。

  銀行業六大業務均受到挑戰

  現代銀行業誕生於十七世紀末,以1694年的英格蘭銀行出現為標誌,試想一下過去的這三百多年,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已經麵目全非,然而銀行業的基本製度和運營邏輯並無大變。

  銀行的基本業務有三項,分別為負債業務、資產業務和中間業務,此外,龐大細密的網點服務、數以百億張的信用卡以及銀聯係統,構成為一張金融網絡,覆蓋了現代人的生活。

  如今,上述六項均遭遇挑戰,最令人興奮的是,所有的挑戰者居然均來自銀行業以外。

  先說負債業務,即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就在去年的6月,阿裏巴巴推出了餘額寶,當時誰也沒有料想到,它會在短短的8個月後成為中國最大的貨幣基金。一年後的今天,餘額寶引爆的驚悸已經過去,但是對於稍稍有點互聯網知識的人而言,銀行業的活期及定期存款利率已然形同虛設。

  曾有很多銀行業者疑惑地問我,“餘額寶真的不是什麽有吸引力的東西,幾乎所有銀行都有理財產品可以提供與餘額寶一樣的利息,可它為什麽會那麽的受到歡迎?”這個問題本身就是衝擊的核心意義所在:餘額寶挑戰銀行的不是產品和利息,而是一種新的服務和思維,它的服務便捷性、客戶獲取成本的低廉、對信用的理解以及互動的服務鏈,是銀行業所陌生的。也就是說,你並沒有做錯,但已被擊敗。

  再說資產業務,即個人貸款、企業貸款,P2P網絡貸款平台的方興未艾已經讓銀行業風聲鶴唳。目前中國的P2P模式有三種,分別是:以拍拍貸、合力貸、人人貸為代表的純線上模式;以翼龍貸為代表的線上線下結合模式;以宜信為代表的債權轉讓模式。特別是宜信表現得最為凶猛和具有爭議性,2013年它以2.5萬人的線下業務員團隊,獲得了500億元的業務規模。可以預見的是,隨著混業經營模式的成熟以及民營銀行牌照的開放,BAT、保險公司乃至電信運營商都可能以自己的方式切分這塊蛋糕。

  中間業務,即代理支付及理財業務的防線更為薄弱。在美國,Paypal在兩年前就支持P2P轉賬服務,亞馬遜和蘋果也相繼開始提供基於Kindle和iphoness、ipads的支付服務,亞馬遜除了商店內支付之外,還提供個人對個人的支付服務。在中國,出現了兩種新的支付模式,分別是以快錢、易寶支付、匯付天下、拉卡拉等為代表的獨立第三方支付模式,和以支付寶、財付通為首的依托於自有電子商務網站提供擔保功能的第三方支付模式。

  今年3月11日,中信銀行與騰訊、阿裏巴巴達成合作協議,推出二維碼支付和虛擬信用卡,這一合作在三天後被央行緊急叫停。然而,可以預見的是,在各方利益協商完成之後,基礎於互聯網的代理支付必將開閘。今年以來,基金公司繞開銀行,直接在互聯網上銷售理財產品已成風尚,此舉甚至得到了證監會的支持,至一季度末,互聯網基金產品已經超過30隻,合計資產規模達到1萬億元。

  密布於全國城鄉的銀行網點,從來被視為銀行最重要的競爭資本,2001年中國加入WTO時,它甚至被認為是中資銀行與外資銀行展開競爭的“最後的防線”。目前,農行擁有2.34萬家網點,工行、建行、中國銀行和交行的網點數量分別為1.71萬、1.4萬、1.12萬和2695家。如今,隨著互聯網勢力的入侵,星羅密布的網點很可能在瞬間成為“馬其諾防線”,進而變成銀行轉型的最大包袱和“負資產”。

  信用卡的命運也許同樣悲催。截至2013年末,全國累計發行銀行卡42.14億張,較上年末增長19.23%,看上去是一個頗好的增長數據,各行在信用卡手續費上的收入也很可觀,僅工行一家就超過了140億元。如果我說,在未來的五年內,絕大多數城市白領皮包裏將不再有信用卡,你相信嗎?

  最後來說銀聯,在中國,銀聯公司成立於2002年,由五大行及造幣公司為主要發起股東,擁有聯網POS機241萬台、聯網ATM機21.5萬台,日子過得“低調且滋潤”。可是,當互聯網移動支付成為主流之後,這家公司若不能及時轉型,那麽,好日子也許很快就到頭了。

  未來銀行業進化的四個方向

  銀行去哪兒,真的是一個問題了。目前,根據銀監會的統計口徑,全國各類金融機構約1600家左右,然而,當前的戰局是,如螞蟻雄兵般衝進來的新競爭者數倍於現有的機構數目,僅P2P公司數量就超過了2000家。

  洪水已然爆發,但是對於監管部門來說,是疏是堵,仍在遲疑之中。今年3月14日,央行叫停了中信銀行與騰訊、阿裏的合作。3月21日,央行宣布,從4月1日起,匯付天下、易寶支付、隨行付、富友等8家支付機構全國範圍內停止接入新商戶。

  幾乎同時,央行下發《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第三稿和《中國人民銀行關於手機支付業務發展的指導意見》,其中對互聯網支付和移動支付給出了明確的限製性條款。

  3月份的這三道“金牌”,讓洶湧澎湃了將近十個月的互聯網金融創新進入平靜期,這可以被視為創新思考期,也是監管部門為被動挨打的傳統銀行集團留出了一個喘息調整期,然而,戰爭才剛剛開始,局麵遠未失控,利益的爭奪還沒到刺刀見紅的決戰時刻。

  埃森哲在報告中對未來銀行業的進化提出了四個方向,即服務無網點化、消費支付移動化、金融服務垂直化和金融信用人格化,這四個變化其實指出了傳統銀行業所麵臨的四重、同時到來的衝擊,所謂的“四麵楚歌”,描述的正是當前這樣的景象吧。

  不久前,法國零售銀行協會對全球150位銀行家進行問卷調查,當被問及“誰會是他們接下來最大的潛在威脅”時,大多數的銀行家填寫了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名字:Google。然而,他們或許也是錯的,因為互聯網最大的魅力在於——你未來的敵人,很可能並沒有出現在現有的名單上。

  好吧,現在你也來猜猜:誰會是下一個中國的銀行業老大?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4-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