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市場新聞
昌九生化六跌停釀兩融慘案 融資客爆倉欲輕生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3-11-12 來源:21世紀

 

贛州稀土“棄昌九借威華”發酵一周後,事情正在逐漸演變為昌九生化股東的集體維權活動。
 
當下,21世紀網了解到,全國不同地方的昌九生化股東們,正聚集在北京、深圳、南昌、上海等地“維權”,希望有關部門能給個說法。
 
如果說昌九生化造就了兩融的“第一慘案”或許有些誇張,但3.5億融資、6日累計跌幅40.93%等公開的數據盡顯資本市場的無情冷血。
 
現在昌九生化的股東最急切的願望便是昌九生化可以停牌,損失可以少一些。但隨著第6個跌停板的到來,仿佛那一紙公告推倒了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爆倉、丟股、還錢、破產接踵而至。
 
“我現在已經爆倉了,幾乎傾家蕩產。如果不融資的話,我可以等,但現在的問題是等不起、拖不起啊。等到跌停打開那一天,什麽都沒有了。”11月11日21點,一位女投資者給21世紀網打來電話,情緒激動、幾度哽咽。
 
 QQ圖片20131112155330.jpg
 
兩融“第一慘案”
 
11月3日晚間威華股份的一紙公告,猶如一記當頭棒又狠又準地打在昌九生化股東們的頭上。11月4日到11月12日的6個交易日,昌九生化連續6個一字板跌停,累計跌幅達40.93%。
 
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開盤即摔在跌停板上——昌九生化的股東們早已經坐不住了。
 
11月11日下午,一些損失慘重的股東陸陸續續地來到位於金融街的證監會,他們希望,證監會能夠針對他們的損失給出一個說法,並提出訴求:希望昌九生化盡快停牌。
 
“真的不能再跌了,現在最急切的訴求是希望昌九生化可以停牌。”劉敏鵬告訴21世紀網。劉敏鵬是昌九生化的第六大股東,截止2013年9月30日,劉敏鵬持有昌九生化80.3萬股,持股比例為0.33%。
 
昌九生化的股權極為分散,iFinD數據顯示,除第一大股東江西昌九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持有4398萬股,持股比例為18.22%外,第二大股東到第九大股東全部為自然人,除第二大股東胡曉峰持股1.25%外,其餘股東持股比例均低於1%。
 
“現在每天都要虧幾百萬,一套房子就這樣出去了。現在最希望的就是昌九生化可以盡快停牌。”劉敏鵬說。
 
昌九生化開融資融券是在9月16日,時間很短,當日的收盤價是在37.19元∕股的高位。即便是這樣,從9月16日3832.8萬元的融資到11月1日最高的3.54億元,也不過隻用了40餘天。
 
一位李姓投資者稱,他買了18000多股昌九生化,甚至在跌停的前一天都在買。“我當時買的價位多是在30多元,融資50萬。前幾天證券公司給我打電話,找我追加保證金。”
 
“我希望昌九生化停牌,然後證監會立案調查,給股民一個交代。照目前這樣子下跌,然後打開跌停的話,肯定全部都是要爆倉的,不論你多少錢買的。”該李姓投資者說。
 
對於大部分的融資客來說,結果就是“跌停打開,券商第一時間平倉,股份沒有了,然後還欠券商的錢。”
 
“真的是妻離子散,一分錢都沒有了,我現在都想跳樓了。證券公司找我要錢,讓我賣房子還錢。可是6up撲克之星家五口人,全家人都住在裏麵,怎麽賣?”一位劉姓投資者向21世紀網哭訴。該劉姓投資者自己投資400多萬元,又融資買入200多萬元。
 
“很多股民現在的狀況非常不好。我給你舉兩個例子:一個31歲的股民,抵押資產然後融資買入昌九生化,結果成了現在這樣,31歲的人憔悴的就像40多歲。他老婆現在生病在醫院,那晚來北京,100多元的旅館都不舍得住;還有一個是在南昌的股民,都說今天都要跳樓了。”劉敏鵬向21世紀網介紹目前股東們的大體狀況時說。
 
昌九生化融資融券的數據顯示,9月25日時,昌九生化的融資餘額尚不到1億,但隨後一路上飆,11月1日時,融資餘額到達最高點3.54億元;截止11月8日,融資餘額為3.17億元。
 
11月11日21時許,一位投資者給21世紀網打來電話,情緒激動、幾度哽咽:“剛剛昌九發公告了,明天還不停牌。我現在已經爆倉了,幾乎傾家蕩產。如果不融資的話,我可以等,但現在的問題是等不起、拖不起啊。等到跌停打開那一天,什麽都沒有了。3.5億的融資盤,2.8萬多的股民,背後是多少個家庭啊。”
 
針對投資者反映的問題,21世紀網致電詢問贛州國資委方麵的態度。
 
“就這個事情6up撲克之星也接到不少股民打來的電話,現在也知道這個情況。6up撲克之星都是公正公開透明的,該披露的也披露了,是符合相關的法律法規的。有些股民損失慘重,6up撲克之星隻能表示同情。但炒股的話,不能因為虧了,就找國資委,因為國資委從來就沒有講過要注入(贛州稀土)。”贛州市國資委工作人員向21世紀網表示。
 
11月11日下午,去證監會的股東們和證監會的相關負責人進行了交流。在場的投資者告訴21世紀網,該證監會負責人給他們的答複是:“會向會裏反映情況,會裏會考慮是否讓上市公司停牌。”
 
《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有關停複牌的一項規定是:“上市公司的定期報告或者臨時報告披露不夠充分、完整或者可能誤導投資者,但拒不按要求就有關內容進行解釋或者補充披露的,本所可以對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種實施停牌,直至公司披露相關公告的當日開市時複牌。公告披露日為非交易日的,則在公告披露後的第一個交易日開市時複牌。
 
顯而易見,現在的情況則是:股東們認為上市公司或者大股東在信披中不完整及涉嫌誤導投資者;而上市公司及大股東則認為,已經按照有關法律法規做到了公正公開透明,並無違規之處。
 
金諾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證券基金律師郭衛鋒認為,如果真的是因為信披問題誤導投資者,上市公司肯定要承擔責任,但現在的問題是,該怎麽認定上市公司信披出現問題,有沒有這個事實,第一階段是投資者舉證,現在進入第二個階段,最好是由上市公司舉證。
 
“坦率說,我對這個事情不樂觀。證監會有‘非現場監管’手段,對於上市公司的信息都可以監控的到,既然這麽長時間證監會都沒有特別明確的表態,就說明證監會認為這個事情沒有嚴重到采取相關措施的地步。”郭衛鋒向21世紀網表示,同時應該向呼籲投資者,投資的確有風險,很多時候需要對相關信息有一個理性細致的分析。
 
責問風控
 
昌九生化在股價最高時曾超過40元,但是如果沒有對稀土注入的期許,昌九生化的股價即便想突破20元∕股,都非常難。
 
iFinD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昌九生化淨利潤虧損高達5507萬元,從單季度的財務數據來看,第三季度虧損了1418萬元,是2012年第一季度以來連續7個季度虧損。截至報告期末,該公司淨資產(合並口徑)僅為5231萬元,總負債則高達7.94億元,資產負債率則高達93.82%;從現金流來看,自2012年以來的7個季度中,僅有兩個季度經營性現金流量活動為正值,合計為7260萬元,其餘5個季度該數值累計則為-1.08億元。
 
可以說,這樣的財務數據反映出昌九生化在經營中存在的巨大問題,因此有投資者質疑,就這樣一家公司,如何成了券商的兩融標的?“昌九生化這樣一家虧損嚴重卻股價高企的公司,居然成為眾多券商的兩融標的,選擇它的理由是什麽?很多投資者正是看到昌九生化每日劇增的融資餘額才參與其中的,融資盤在不斷將股價推高後,平倉盤又成為斷崖暴跌的第一殺手。”
 
針對昌九生化的暴跌,11月7日開始,券商紛紛作出回應。                           
 
11月7日,國金證券在官網公告:“將昌九生化調出標的證券範圍”,原因是“交易異常波動”。11月8日,招商證券在官網公告:“從11月8日起,將昌九生化可充抵保證金折算率調整為0”,當日,除招商證券外,方正證券、光大證券、華泰證券等也紛紛在官網公告:
 
從11月8日起將昌九生化調出公司融資融券的證券範圍。
 
11月11日,又分別有銀河證券、西南證券和東北證券在官網發布類似的公告:“自11月11日起將昌九生化調出融資標的的證券名單。”
 
21世紀網了解到,由於轉融通尚未全麵鋪開,目前自有資金仍然是券商開展融資融券業務的主要資金來源。麵對可觀利潤的誘惑,券商紛紛重金支持兩融業務發展:如西部證券10月底將2013年度融資融券業務最大規模由10億元提高至15億元;中信證券則在今年3月就已經大幅提高兩融業務規模上限。
 
據悉,融資融券為券商帶來的收入主要分為兩個部分:一是利息淨收入,目前多數券商的融資交易年利息率為8.6%,融券利息率更高,可達到8.6%-10.6%;另外是增量傭金收入——兩融交易不僅會使市場成交量增加,而且傭金率也高於普通交易。
 
同時,融資融券是保證金製度,即對於投資者來說,隻要交足了保證金,就不會被平倉。當融資融券維持擔保比例低於150%(警戒線)時,客戶需在證券公司追加擔保物通知送達後的約定期限內按規定追加擔保物或自行了結融資融券交易;當低於130%(平倉線)的時候,證券公司將強製平倉。
 
在昌九生化這個例子中,鑒於證券公司不可能完全從融資客中收回成本,虧損在所難免。更為糟糕的是,麵對開盤即封死在跌停板上的慘狀,券商也無法平倉,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股價下跌。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交易所對上市公司納入兩融標的並未設置太高的門檻。《上海證券交易所融資融券交易實施細則》規定,標的證券需滿足條件包括:上市超過3個月;融資買入標的流通股份不少於1億股或流通市值不低於5億元,融券賣出標的股票的流通股本不少於2億股或流通市值不低於8億元;股東人數不少於4000人;股票發行公司已完成股權分置改革;股票交易未被本所實行特別處理;以及對於換手率股價波動等指標的要求。
 
正因為如此,即便像昌九生化這樣業績不佳、資產情況糟糕的公司,也能進入兩融標的範圍。毫無疑問,投資者在使用融資融券時,一定要注意杠杆放大後帶來的風險。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3-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