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首份IPO撤單企業造假罰單出爐:天能科技造假鏈條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3-11-01 來源:上海證券報

  罰單:天能科技董事長秦海濱及特別助理劉俊奕、董秘曾堅強,簽字保代鄧德兵、劉小群,簽字審計師胡小黑、吳國民被處以終身禁入證券市場

  造假鏈:三個項目、四家關聯公司、四次匯轉賬款,虛增財務收入,虛增利潤

 

 盡管撤回首發申請材料,但是依舊無法逃避其應有的責任。

  繼上半年通報山西天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天能科技”)違法違規案後,中國證監會近日正式對外發布了對天能科技及相關中介機構處罰決定,對天能科技董事長秦海濱及其特別助理劉俊奕、董秘曾堅強,簽字保代鄧德兵、劉小群,簽字審計師胡小黑、吳國民采取了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至此,天能科技也成為預披露製度實施後首例在撤回IPO申報材料情況下,仍被追究造假責任的公司。

  收入提前算:事發公司審計底稿

  公開資料顯示,天能科技於2012年2月1日進行招股說明書預披露。而這一天,證監會宣布正式實施調整後的IPO預披露製度。

  隨後,市場媒體對天能科技招股說明書提出多項質疑,或迫於輿論壓力,天能科技於2012年4月撤回發行上市申請。

  如若此前,此事或告一段落。但是,事情並沒有在天能科技撤回首發申請後結束。

  2012年8月份,證監會上海專員辦對大信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大信所)進行現場檢查的時候,發現其為天能科技做的審計底稿中多項數據存在可疑之處。

  “在天能科技發行上市過程中,媒體提出質疑報道後,監管部門暫停其上市申請,並讓中介機構複查補充材料,中介機構稱沒有發現問題,隨後撤銷了首發材料。”天能科技案稽查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而在後期現場檢查中,上海專員辦工作人員針對性挑出幾家媒體質疑報道的案例公司,並在大信所對天能科技審計底稿中發現了問題,違法違規線索其實最初是從會計師事務所發現的。

  9月21日,證監會正式啟動了對天能科技以及對大信所的立案調查,而在案件移交稽查總隊的過程中,對天能科技相關中介機構——民生證券及北京君澤君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君澤君律所)一並展開了調查。

  這家被譽為“集科研、開發、製造、銷售為一體的大型太陽能光伏高新技術企業”,天能科技在招股書中的亮點,在於其業績激增的三個光伏項目——應縣道路亮化工程、朔州金沙植物園照明工程、朔州和諧小區亮化工程。

  由稽查總隊派出的20餘人團隊啟動了對天能科技的調查,而突破之處便是上述三個工程項目。

  “天能科技以國內光伏行業大環境不好為由撤回首發材料。”稽查人員表示,而在調查中卻發現,在光伏行業不景氣的背景下,上述重點光伏項目以及毛利率較高的項目引起了調查人員的重點關注。

  隨著稽查工作人員層層剝繭,天能科技虛增財務收入、虛增利潤的事實呈現在麵前。

  調查顯示,天能科技“未卜先知”地提前確認了收入,虛增財務報表。首先是“金沙植物園第二期所需光伏項目”。該工程的招標時間是2011年10月。但是,在招股說明書預披露的時候,該工程並沒有完工。天能科技在2011年9月末將該工程的收入予以了確認。

  其次是“朔州和諧小區亮化工程”,該工程的招標結束日為2011年第四季度,但在招股說明書預披露的時候,整個小區配套工程也未完成,然而,天能科技卻在2011年9月末將該工程收入予以了確認。

  至於“應縣道路亮化工程”,該工程招標開始和結束的時間均為2011年12月,同樣是在招股說明書預披露的時候,該工程仍未完工驗收。天能科技早在2011年9月末就確認了收入。

  左手倒右手:四家關聯公司轉賬造假

  除了將未達到條件款項提前確認收入,天能科技還通過實際控製人秦海濱控製的一係列殼公司倒賬來虛增收入。

  據悉,上述光伏係統應用項目主要是太陽能路燈和電站,均需要天能科技供貨並安裝。調查人員指出,上述三個工程項目屬於市政工程類,在現金流方麵,按照行業和市場規律其回款較慢,但是天能科技回款速度卻異於同行。

  調查發現,秦海濱在天能科技提交IPO申請之前就注冊了多家殼公司,包括太原酷博爾貿易有限公司、山西友為經濟開發有限公司、太原陸宇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山西眾晶益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四家公司實際負責人為秦海濱,沒有辦公場所,沒有實際經營業務,主要用於偽造銷售回款走賬用。”調查人員表示。

  例如,在和諧小區項目上,2011年8月17日,太原陸宇公司轉出405萬元,至朔州民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2011年8月19日,該405萬元款項劃轉至天能科技用於偽造銷售回款。2011年8月22日,天能科技又將這405萬元轉回太原陸宇公司。

  而在應縣項目上,則分兩次劃轉款項用於偽造虛增財務報表。據悉,2011年9月30日,太原酷博爾、山西友為分別轉出3500萬元至應縣公用事業局,同日,共4000萬元匯至天能科技用於偽造回款,2011年10月8日,天能科技又將4000萬元轉回應縣公用事業局,同日,該局將3500萬元轉回太原酷博爾和山西友為。

  第二次則是在2011年12月21日和27日,分別從山西友為轉出3000萬元、1500萬元至應縣公用事業局,並於同日匯至天能科技用於偽造回款,2012年1月5日、1月9日,天能科技分別轉出3000萬元、1800萬元至太原陸宇、山西友為。

  在金沙植物園銷售回款走賬方麵,2011年12月21日,山西友為轉出3000萬元至朔州萬林園林有限公司,同日,上述3000萬元匯至天能科技用於偽造回款。2012年1月5日,天能科技將上述款項匯轉朔州萬林園林,再由其劃轉山西友為歸還貸款。

  除此之外,為了美化天能科技現金流量,2011年12月,天能科技以其銀行存單作質押從當地金融係統貸款6000萬元,用於偽造應縣和金沙植物園等項目回款。

  處罰分層次:按責任定“罪”

  在對天能科技以及中介機構民生證券、大信所及君澤君律所相關違法違規事實調查清楚後,今年5月份證監會對外通報了天能科技及相關中介機構違法違規案查處情況。

  隨後,案件進入行政處罰事先告知階段,天能科技等對處罰決定提出了異議,並要求舉行聽證。

  記者獲悉,今年9月份,監管部門召開了對天能科技及相關責任人的聽證會,聽取了其申辯意見。

  天能科技相關代理人在聽證會上表示,天能科技具備上市實力,但是欠缺資本市場經驗,所以才出現嚴重工作失誤,並非故意而為之。同時,天能科技主動撤回了申報材料,未造成嚴重影響,根據《行政處罰法》第27條規定,屬於主動減輕違法行為後果,應當給予從輕減輕處罰。

  監管部門認為,在IPO過程中,天能科技向證監會申報了虛假材料,存在明顯的主觀故意。天能科技偽造了三個項目收入憑據的工程結算書,並製造虛假的資金流,偽造銷售回款,上述行為絕非欠缺經驗導致,顯然是基於主觀故意而為。

  同時,對於撤銷申報材料,天能科技是媒體曝光後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之下撤回的,並在此後證監會立案調查過程中,天能科技還阻礙、不配合證監會調查人員工作,不屬於《行政處罰法》第27條規定的從輕、減輕處罰情形。

  稽查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證監會對天能科技及其董監高人員做出的處罰是根據天能科技財務造假的事實、性質、情節以及相應人員在其中所起的作用等綜合考慮後做出的,符合《證券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

  不僅如此,民生證券、大信所、君澤君律所涉嫌未勤勉盡責、出具有虛假記載和重大遺漏的材料,證監會也對其作出了相關處罰決定。

  調查人員指出,目前中介機構關鍵是其在工作中的責任心問題,若中介機構不能客觀獨立、勤勉盡責的工作,那麽他們的工作過程就是“複印機”,看似材料很充分,形式很完美,作用其實不大。

  根據《證券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證監會決定作出如下行政處罰:對天能科技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秦海濱、曾堅強、劉俊奕和陳守法給予警告,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並對秦海濱、曾堅強、劉俊奕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天能科技的保薦機構民生證券給予警告,沒收該業務收入100萬元,並處以200萬元罰款;對保薦代表人鄧德兵、劉小群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15萬元罰款,同時分別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沒收審計機構大信所從事該業務收入60萬元,並處以120萬元罰款;給予簽字會計師胡小黑警告,並處以10萬元罰款,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給予簽字會計師吳國民警告,並處以5萬元罰款,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沒收法律服務機構君澤君律所從事該業務收入60萬元,並處以120萬元罰款;給予簽字律師許迪、王祺警告,並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

  對此,市場人士指出,盡管天能科技未上市成功,沒有對投資者造成實質性的損害,但是其已經擾亂了資本市場秩序,監管部門此次查處天能科技案,對市場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表示,證監會維護資本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打擊違法犯罪的態度是堅決的、一貫的,對於通過造假、欺詐等手段騙取發行上市,擾亂證券市場正常秩序,損害投資者利益的行為,必將嚴厲打擊。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3-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