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分析 首頁 > 新聞中心 > 宏觀分析
“錢荒”凸顯中央改革決心:強硬去杠杆化鋪路金改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3-06-25 來源:東方早報

 

  6月20日,中國金融係統性的“去杠杆化”被推演到了極致;而此前始終充當“母親”角色的央行,此次“不援手”的態度異常強硬。也因為此,很少人認為擁有強大外匯儲備的中國會發生大的危機,絕大部分中國金融從業人員堅信,這是監管層在“自造錢荒”。
  公開資料顯示,新一屆中央政府就職以來,監管層一直在用各種“大棒”,力求早日讓市場“去杠杆化”,由“行政被動”變為“習慣主動”。其中曝光度最高的,便是持續了半年之久的銀行間債市反腐。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6月19日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盤活貨幣存量”的表態,更讓市場感覺中央倒逼金融體係去杠杆,讓資金進入實體經濟的決心。而結合從5月13日到6月19日,李克強已三度提及“盤活貨幣存量”,金融界普遍認為“克強經濟學”的貨幣思路已初現端倪。
  “如果不將金融體係中的‘空轉資金’擠到實體經濟中並精準投放,中國經濟、政治體係將麵臨硬著陸風險。”一大型中資券商首席宏觀分析師稱。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政府與管理學院博士後研究員蔣強說,“李克強主導製定‘十二五’規劃,其重要意義不亞於‘安倍經濟’對日本的影響,可以說是‘安倍經濟’和‘克強經濟學’是頂級經濟理念的對決。廣大學界對‘克強經濟學’寄予厚望,期待改革更加深入。”
  讓金融體係“洗洗澡”
  上周,央行坐視短期貨幣市場利率飆升至28%。這是一個懲罰性的高利率,可能迫使現金拮據的銀行立刻收回其最具風險的貸款。這引發市場傳言稱,某四大國有銀行已發生違約,而對此央行未發表任何言論。
  正值敏感時點,23日工商銀行按預定計劃進行軟件升級期間,技術故障導致該行的提款機在近一個小時內無法進行提款操作,許多消費者因此擔心最大的國有銀行之一陷入困境。
  這個問題已發酵多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暴發後,中國大舉釋放流動性提振經濟。其結果是,信貸總額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在過去五年裏從120%升至近200%。
  分析師從經濟視角看待這場緊縮,視其為央行向商業銀行發出的警告——必須收斂增速高得危險的信貸增長。
  值得關注的是,央行直至昨天才在其官網上貼出了落款時間為6月17日(上周一)的“流動性管理”函件。而在6月19日(上周三),金融體係已經出現流動性緊繃的情況下,央行當天下午發布了一份名為“人民銀行認真傳達學習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工作會議精神”的聲明。
  一銀行債券交易員說,在四處籌錢無果的當時,該份聲明被完全忽視,“現在想來,頗有告訴市場,監管層在做什麽、想達到什麽目的的意味。”
  這份聲明要求,央行各級黨組織和黨員幹部要切實領會中央有關教育實踐活動的指導思想、目標任務和主要內容,按照“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總要求;要解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的“四風”問題。據新華社報道,6月18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當日召開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工作會議”上表示,“黨內脫離群眾的現象大量存在,集中表現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這‘四風’上。6up撲克之星要對作風之弊、行為之垢來一次大排查、大檢修、大掃除。”
  就貨幣政策而言,央行的姿態足以被市場解讀為向“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開戰。英國《金融時報》援引法國巴黎銀行經濟學家彭墾的話稱,“與僅僅保住7.5%的增長目標相比,最高領導層更關心的是‘糾正行為’和政治上的考慮。”
  央行向後 政府向前
  可以發現,央行做甩手掌櫃的時間點較為敏感。就在6月14日,央行公布的5月新增外匯占款和結售匯順差雙降,且匯豐PMI初值數據意外降至9個月新低。與此同時,李克強6月19日主持召開的國務院會議上透露的信息,也普遍被市場解讀為中國政府對經濟增速放緩的容忍度在加大。
  迄今,國內金融界出現了對這場金融風波的另一個解釋——在當下的國內外格局下,中國經濟、尤其是信貸資金的最終去向,央行已沒有了掌控能力,唯有靠中國政府出手製衡。
  央行可以控製其向市場提供的信貸規模,但很難掌控這些資金的去向。在過去,央行和很多高級官員將大型國有銀行看作是政府的左膀右臂。
  但隨著國有銀行在經濟和政治領域的影響力進一步壯大、中國經濟的總量和複雜程度進一步提高,央行在微觀管理方麵的能力有所下降。
  瑞士信貸分析師陶冬和Weishen Deng表示,即使央行再度開啟信貸閘門,令市場恢複平靜,他們也不清楚國務院加大對新興產業和戰略性行業信貸扶持的目標能否實現。銀行業可能會因此變得更加保守,更多將貸款提供給大型國有企業等老客戶,盡管這些客戶主要來自房地產、鋼鐵和水泥等產能過剩的行業。摩根大通的朱海斌表示,有過這一經曆後,銀行會更加不願意放貸;將信貸傳遞給所需的目標已經超出了央行的政策能力範圍。
  在近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李克強對於“存量”的提法,公開的就至少已有3次。在6月19日之前,他還分別在5月13日的國務院機構職能轉變動員電視電話會議和6月8日的環渤海省份經濟工作座談會上提出“在存量貨幣較大的情況下,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速較高”,並稱“要通過激活貨幣信貸存量,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公開數據顯示,在朱鎔基就任總理的1998年3月時,貨幣餘額僅有9.2萬億元;至五年後的2003年,溫家寶就任時,此數字已經突破20萬億元大關。
  隨後的短短兩年中,M2餘額就接近30萬億元。至今年5月,M2餘額則達到了104萬億元。與此同時,來自央行的數據顯示,5月末,人民幣存款餘額為99.31萬億元,逼近百萬億元大關;而今年前5月,社會融資規模合計達到9.11萬億元,同比多出3.12萬億元。但與此同時,中國的經濟增速在持續放緩,第一季度GDP較上年同期增長7.7%,為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表現最糟糕的一個季度。
  高盛(亞洲)投資銀行部董事總經理哈繼銘說,2008年之前,每1元人民幣投資可以拉動GDP增長0.35元,但現在已經不到0.2元。錢去哪裏了?
  當銀行已將表外業務(即通常所說的“影子銀行”)作為其主要利潤增長點的時候,大量的存量資金隻是在以銀行為核心的金融體係內空轉和沉澱。海通證券(行情,資金,股吧,問診)的一份報告指出,前5個月企業定期存款增速高達22.5%,而活期增速僅為6.6%,直接說明了企業新增流動性主要用於儲蓄,而非經營交易。
  若央行對貨幣的調控已對實體經濟增長失效的話,中國政府出手進行的整治,是當下唯一能拯救中國實體經濟的路徑選擇。
  金融“反腐”料將持續
  2012年11月30日,習近平在黨外人士座談會上提出“增長必須是實實在在和沒有水分的增長,是有效益、有質量、可持續的增長”。今年5月15日,李克強在國務院機構職能轉變動員電視電話會議上提出“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資,空間已不大”……“如果過多地依靠政府主導和政策拉動來刺激增長,不僅難以為繼,甚至還會產生新的矛盾和風險。”直到最近“盤活存量”的連續表態,清晰地體現了新一屆中央政府在經濟發展思維上的轉變:擠掉經濟數據中的水分,提升發展的質量。
  自2009年粗放型經濟刺激計劃正式啟動後,在四年多的時間裏,M2翻番,資金市場流動性泛濫,大量低成本資金湧入以國企為主的企業中,信貸資金大量進入房地產開發、地方投資平台。在此過程中,過手之人多有私囊,也引發了大量社會問題。
  為了將資金從金融體係中擠入實體經濟,今年年初以來,整頓核查之風席卷整個中國金融體係。
  2012年底開始,由審計署牽頭的銀行間債券市場整頓風暴開始產生。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裏,萬家基金、齊魯銀行、中信證券、易方達基金、江海證券、農銀匯理基金、嘉實基金等均有資深債券從業人員被證實卷入利益鏈,被監管機構帶走調查。
  與此同時,央行旗下的銀行間市場監管機構著手調整市場交易規則,主旨是由放鬆走向謹慎,最終目的全部指向“去杠杆”。
  3月28日,中國銀監會“8號文”出台,大幅壓縮了銀行表外業務;4月25日中債登宣布暫停券商、信托、基金專戶等乙類戶開戶;4月26日,證監會發布《證券投資基金運作管理辦法》,提出基金投資杠杆上限為40%;5月8日,中債登再通知暫停丙類戶購物債券交易;5月9日,中債登再通知停止銀行理財和自營戶之間的交易;5月14日,中債登通知停止券商、基金、保險內部投資組合之間的交易。債市的反腐風暴,直接壓縮了銀行間債券交易量,迄今為止成交額不到核查啟動前的八分之一,去杠杆化效果立竿見影。
  不知是否巧合,從2012年底開始,證監會暫停了IPO(首次公開發行)的發審會,並啟動了長達半年之久的專項財務核查。“雖然沒有必然聯係,但確有很多理財產品的投向會到一級市場,還有的會去打新股。”一滬上資深券商人士說道。而毫無疑問,從2009年下半年創業板開板後,大大地吸收了市場流動性;迄今為止,創業板市值已經擴容至1.08萬億元;而擴容的過程中,財務造假、注水泛濫市場、套現斂財不斷惡化。
  近日有港媒報道稱,中國監管層最近已就整頓金融係統、打擊金融領域貪腐高管,尤其是金融“大老虎”作了部署,采取措施。
  可以印證的是,審計署官方網站顯示,6月17日,李克強在審計署考察並座談時強調,審計監督的法律地位是憲法確立的,要進一步強化審計工作,用“火眼金睛”看好國家錢財,確保公共資金節約、合理、有效使用,推進宏觀調控政策落實和製度完善;在當前存在經濟下行壓力、財政收入增速下降的情況下,要通過強化審計監督,推動宏觀調控政策和各項部署的落實……在完成今年經濟社會發展主要任務中發揮重要作用。李克強並察看了行政事業和扶貧資金、金融等方麵的審計情況。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3-06-25